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到访!

钓鱼艇,铝合金艇-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

源自澳洲的钓鱼艇
专注生产铝合金艇的厂家

全国咨询热线13405357222

新闻资讯 / NEWS

行业动态

你的臂弯是我迷醉的船

发布时间:2016-07-12点击:1824

节选自公众号 陕西丹凤


                                                                         
        他在那辆红色的小轿车里,幽幽的吸着烟,四周安静的空旷而又荒凉。他来这片僻静的郊外,等一个预约的客户。
        他突然有点想她了。看看表,时间还早,他将头探出窗外望望远处,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随后将那股白色的烟雾吹在湿冷的空气里,然后扬起脸将头靠在车座的靠背上。远处的天空,灰蒙蒙的,郊外的深秋,已经一片枯黄了。麻雀在路旁的散乱的荒草丛里,零碎的唧叫着,过会又一簇簇的飞落在乱石交错的土路上,变成无数的小黑点来来回回……他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到她了。
        他不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掏出了手机,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了她。
        好像已经很久,他整天忙于工作,四处应酬。想想至少有两个礼拜,没有给过她只言片语。但是心里,他还是爱她的……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算不算情人,总之,只要在一起,就像永远,有给不完的爱,有扯不断地千丝万缕……他时常揽着她,吻着她那双嘟起来满是皱褶柔软又丰盈的嘴唇,在她耳边蹂揽的说:”接吻是罂粟花,是会上瘾的……”而她总是将脸藏在他的下巴底下,笑的一脸花开,然后用手轻轻的拧着他的脸说:”男人才是罂粟花呢,女人一沾上就万劫不复。”他即刻会笑着温柔的反抗刮着他的鼻头说:“是谁说的哈?明明女人才是花儿嘛,英雄都认输……”她说:”明明你是。”他说,喔……你是你是……随之他们会抱的更紧,他会用尽所有的力气,任她在他滚烫的爱里,呢喃,呻吟,迷醉,晕眩,瘫软如泥……
       直到他将她吻成重伤,才肯舍得她满身醉意的离去……
       他说他只要一离开,就会开始想她。她将他的头像婴儿一样拥在怀中,吻着他的额头,静静地,深深地,很久不松开。这是她对他惯用的动作,其实她对他,又何尝不是,握住了就不想松开?
想到他们的相识,那个美丽的傍晚,他在她的公司门外结识了她。一切都那么突然,一切又那么的诗意。


       他出来在街上发招聘宣传单,而她那段日子,也在忙着找兼职工作,似乎一拍即合。可她并没有接受他的邀请,去他公司里做第二职业,但他的明朗健谈,以及那一脸诚恳,最终却使他们成为了更好的朋友,一个不远不近又分外亲密的人。
相隔一条马路,虽然从不碰面,但他偶尔一句问候,她也会觉得暖洋洋的。随之熟悉起来的日子,他突然很客套的托她找房子,他说他要做全职奶爸了,她自然很欢快的答应下来,但心里却泛起些许失落,他要搬家了——
虽然她帮他找了很多出租屋,但他还是带着他的她,还有那个和他长的如若复制一般的婴儿,去了城市的另一头。
        他对她留下一堆感谢的话来,她笑他真诚的让人感动,还有他将要做奶爸的慌乱和喜悦!偶尔看他在微信动态里,寒暄与几个月的宝宝呆在家里转圈圈,又在工作和生活里跑的焦头烂额,她时常偷偷的笑他,调侃的说,年轻的奶爸好不好做?他即刻沮丧起来,说不好做,的不好做。
       突然那天的一个早晨,她冒昧的一条消息过来,她说她昨夜梦见他了。他笑着问她:”真的吗?是不是想我了?”她故作嘻哈的说没有啊,他又问她:”那你梦见我们在做什么呢?”她说,”不告诉你。”他又问:”那是为什么”她笑着说,”那,如果我告诉了你,会不会对我有意见呢?”他说不会。她告诉他,说她昨夜做了一夜的梦,梦见他驾着车带着她,还抱着一个婴儿,在陡峭的山崖上,车子危险颠簸,她好惊吓,他便紧张的将她抱在怀中,连他身上的温度都那么真实,就像真的一样……他竟然自然的说,有我在你怕什么。她说没事,就是想告诉你嘛。她在对她说但梦境的时候,其实心中已经涌满了爱……他又说,怎么这么巧喔,我这会正好在山上开会,如果晚上回来早的话,去看你好吗?她大咧咧的说,不用啦,你看我干嘛?


        其实她已经感觉到,她是不是已经爱上他了?因为那天从梦中醒来,心里竟然那样想念他……
        迷醉的十月,一场突然降临的心事,她突然觉得那,日子过得好慢,拉的很长……她的大脑里泛起太多的回忆,还有她对他,那些柔软的,无法开口的沉重,她想他会不会真的来看她呢?
        午夜时分,她打理好手头的工作,从公司走出来,已快深夜了。她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车,停在路边。原来,他已经在哪里等了她一个小时了。她的紧张,她的心跳,她的脚有点麻木的向他移去,轻轻的敲了一下车窗,拉开了车门……
       一切仍旧熟悉而又自然,他看到她,笑着让她坐好,缓缓的向前开去。他将车在一处公园的树荫下停了下来。
        依旧温暖的见面,他和她愉快的聊工作,她看见他,不知道哪里突然分泌的欣喜,时不时被他逗得捧腹弯腰。不知不觉已快凌晨了,她催他,是不是该回家了,他说好吧。可心里,却感觉时间好快,好像还没来的及说点什么,就该散了。他的手准备去拿钥匙,却突然轻柔的像后靠了靠,他低低的对她说:”可不可以抱抱你?”随之将目光转向她的眉间。她很快的将头垂下,躲闪起来。他又说:”没事,就是抱抱你……”她笑的及不自然,将头转向一边。她想躲开他,却又无从开口。
        他突然转过身来,深深的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紧紧的……过了很久,他将他的脸轻轻的贴在她的脸上,然后他的唇开始散热并柔软的游离……最后稳稳的落在她的嘴唇上,  瞬间……一股暖流,传遍她的周身……他将她的头轻轻的放在他的臂弯里,他的吻越来越重,越来越深。他吮吸着她的舌尖,她的眼皮,她的耳坠……她在他磁性的怀抱里已经开始酥软了,她的手,已经没有力气去搂着他的臂膀了。任他得唇,将她暖热,催化……


        她软软的瘫在他怀里,她迷醉着他温热而又温柔的呼吸,穿透她每一根头发,每一寸神经。她要被他化掉了……她恨不能将自己,变成一条温顺而曼妙的绿蛇,在他身上缠绕上好几圈来,将他和她炙热的捆绑在一起——他温柔的吮吸着她的耳朵,悄悄的对她说:”我今天想了你一整天……”
        她不知道是爱的本能,还是她有些寂寞了,她竟然在他温柔的烘焙后,偷偷的落泪了。好像已经多年,她都不曾因为爱而如此软弱,也不曾因为爱而如此迷醉,身不由己。她知道他或许要成为她的一场劫数,在劫难逃……
        那一夜,车窗外飘着秋雨。幽黑的夜幕里,两颗完全不同的星球,碰撞出了意外的火花……就像她对他的爱,以及他与她之间,没有逻辑的纠缠。一棵树下,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捆绑着两只不舍离去的手……
        那一夜,他送她回家,然后独自离去……
        那段日子,他将她的心,燃到了一定的热度上。
        但他只是偶尔只是来看她,却为从不留只言片语。他的笑,他的温情,以及她对他梦一样迷醉和晕眩。她的大脑,开始被他的影相挤得密不透风!思念让她疯狂。每一次见面,他们仍旧躲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亲吻,拥抱,不舍分离。他说他要带她将附近可以约会的地方都转一遍。他问她说,我们这样,可以好几年呢?一年?两年?三年……?她密瓜一样的笑着向他撒娇,依偎在他的怀里说:”不知道,这个长度都是由你把握的,我不懂男人……”他柔澜的问她:”为什么呢?”她说:”男人都是善变的嘛。”他不再说话,只是吻她……
        有段日子,见不到他,她便把他的微博,一条条都翻阅了一遍,看到那些生活里温存的点点滴滴,她才知道,原来,他是那样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他对家对于孩子以及对于生活和工作的爱,是很多年轻男人所不能比的。她心里泛起些许感动,她想如果他是她的,那该多好。她翻出他的相册里,竟然有些拍四月花海的照片,那个地方如此熟悉,这不是她也经常喜欢去的地方吗?只是惋惜,他在的时候,她还没有爱上他。
        那天,她坐着发呆,她好想他。突然看到网上动态里,有他的新消息,打开看看,发现他上传了两张,他从前拍的花海的照片,上面写着一句话,这是罂粟花吗?她心里不仅热呼呼的,她在想,他是不是也在想她了……


       她觉得他总是安静,从不打电话给他,也从来不会和她网上聊天,只是他出现时,总会让她紧张而又兴奋,措手不及。
那天他去看她,她却碰巧换了休假,他将车停在她公司的停车场里,告诉她他来了,可他却没有见到她。那次小小的不欢而散,他却再也没有见到他。她一直在想,也许他并不爱他,或者他一直都有别人……
        备受冷漠的日子,像雨后的花瓣一般,淅淅零零的落了一地。她想,她的爱和隐忍,都只为了,那一场不言而喻的纠缠,想念好重,等待好长……
        每当他的映像像一张张胶片在心中回放,她能记住的,却都是他曾经美好的样子。
        她把有关他的心事,藏进了笔记本里,偶尔翻开,总是揪着她,疼痛难忍……她终是没有读懂。如果说他不爱她,又为何招惹?如果说爱,又为什么,他从不牵她的手?让她感受他的存在……
       他正那么想着,望着手机发呆的屏幕发呆,  微博里的新消息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封邮件,是她发来的。她说:”这么久了,看你如此安静的样子,我也有些乱了,我知道,也许我们都不该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但是不该有的都已经发生了,其实我真的很在意你,但我却始终无法容忍你对我的无动于衷。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出现,请原谅我今天要删掉你了,不论你爱不爱我,还是感谢你曾经来过。你的手真的很暖,但他终不是我的,感谢那些日子,你让我那么多的留恋。”
      他看着手机,她的照片,依旧熟悉,却又突然暗淡而又陌生起来,就像此时窗外的深秋一般,叶子一直在枝头低垂着眼。风儿吹过的昏黄。麻雀在空旷的枯草地上,零零碎碎的飞落,鸣叫……就像初冬离开秋雨……像风吹走了最美的丝巾……他不仅深深的叹了口气,将吸进嘴里的烟雾,吐在风中……
        突然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的声音,将他从她的思绪里拉了回来。他打理了一下刚才凌乱的思绪,并下了车,轻轻的向草地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