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到访!

钓鱼艇,铝合金艇-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

源自澳洲的钓鱼艇
专注生产铝合金艇的厂家

全国咨询热线13405357222

新闻资讯 / NEWS

行业动态

玩铝合金艇,从希腊到中国

发布时间:2015-06-11点击:1471

近年游艇生活在中国已经悄悄兴起,国内不少富豪会选择去青岛、深圳、香港或者日本玩游艇,可是罗彤却坚定地认为,要玩游艇,必须去希腊。
  罗彤这个游艇帮2006年才开始接触游艇生活,虽然不长,却已经有了瘾头。这几年夏天,他们总会定期去爱琴海边,与三五好友享受一种VIP生活——这种生活漂在蓝色的大海上,没有杂质,只有海水、阳光和不用修饰的心情。
去希腊记
  罗彤出生在北京一个文化世家,在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她选择去希腊寻源,继续学习。就是这么一个宁静得似乎有点偏远的地方,拥有最适合玩游艇的天然条件,“亚洲的海跟爱琴海完全不一样。亚洲的海灰绿色,而爱琴海的颜色就是蓝色。有的小岛不让进车,宁愿让驴来拉物资,保证人心能真正平静下来”。
  罗彤在希腊创办了一个文化交流中心,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演出、展览、讲座和学习班,以及旅游推介等活动,同时她也是雅典大学语言学院的一名汉语教师,也正是因为在希腊的旅居生活让罗彤爱上了这里的大海。
  Riky和Helen也是因为偶然的机会见识到希腊的度假方式。Riky来希腊出差,她发现在那里的人们能在阳光沙滩里消磨,专挑冷门的地方呆,而且身上都只有游泳衣,更别说带着相机到处拍了。Helen是罗彤在北京念书时的师姐,她因为男朋友是希腊人而见识了他们的生活。在那里的夏天,人们的生活节奏出奇地平和缓慢,除了和三五朋友聚会玩乐就是游艇出海,不过这一切都又深深地吸引Helen,以她的话说,这种生活“特真,特自然。”
一条船,一些朋友,没有目的地
  罗彤在希腊教中文,而她的希腊学生杨尼斯(Giannis
Patiniotis)却教她怎样玩游艇。杨尼斯跟大多数向往自由和充满热情的希腊人一样,热爱海上休闲活动。杨尼斯觉得希腊天生就是个玩游艇的地方,不仅拥有充沛的阳光和迷人的自然景色,这里舒适的生活节奏也是日本美国这样的无法比拟的,不到希腊来,怎么能算享受到真正的游艇生活?这也是游艇帮成员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每年都要再回希腊出海的原因。
  对于游艇帮的中国成员来说,真的是到了希腊玩了游艇,才知道旅游和度假是两个概念,而且相差十万八千里。
  希腊人是罗彤见过的最懂生活的人。他们基本工作半年,休息半年,尤其是夏天7月到9月还在工作的人,就是个异类。罗彤记得跟杨尼斯成为朋友没多久,他就热情地建议罗彤在接下来的夏天跟他们一起度假:“更好的休闲方法,就是有一条船,几家人,一堆朋友,没有目的地到处去。”
  罗彤清楚记得次在游艇上的经历。当时杨尼斯次邀请罗彤去游艇,她当时没太在意,毕竟她曾上过那种能装上几百号人的游轮,但当她真正和几个好友上到游艇时才感叹,“这才叫生活。”
  整艘船只有10来号人,不拥挤也不吵杂,随意开到一个地方就不动了,让船静静在海面上漂着。“当时耳边只有海浪声,躺着看蓝天,身体随着海浪轻轻摇晃,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特美好。”当时他们在船上白天一直晒太阳,傍晚靠岸,在岛上享受夜生活,晚上住在船里。那时候,游艇是他们移动的家。
  一只游艇,船上配备所有生活必需,又远远地漂在海中心,这种私密生活正是游艇帮追求的休闲生活。而电视上那些在游艇上讲手机,用笔记本收邮件的广告,正是被游艇帮嘲笑的对象。真正的休闲生活,是从身体到思想的放松,想什么做什么,都由心出发。如果都漂到海上了还有工作和卫星定位时刻束缚着,那这种所谓度假就真的太自欺欺人了。
  马诺斯(Manos Pissarakos)是希腊一家海运公司的财务高管,跟杨尼斯是铁哥们,游艇帮里又一个真正的度假主义者。马诺斯上船时就带了换洗衣服和泳衣,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这个时候你要是拨他的电话,留言总是“我在度假”。马诺斯在船上可是一点都不“闲”,他积极地使用各种可用资源,钓鱼、摩托艇、跳水游泳,游艇变成了马诺斯的海上游乐场。
  对于罗彤这样不谙水性的旱鸭子来说,最亲水的活动就是站在没脚踝的海水里看水里盈盈发光的脚趾头,但对马诺斯来说,潜水抓海鲜则是游艇出游的一大附加乐趣。他们经常会抓到浅海的一些鱼类和贝类然后拿到船上烹调,真是游泳野炊朋友聚会,一次满足三个愿望。
  游艇帮觉得,不度假不游泳,这个假期就等于没过。而对于杨尼斯和马诺斯这些希腊人来说,这样的观念更深入血液,“不游泳,不晒太阳,就不算过了夏天”,马诺斯说。
慢慢地,活出自己
  和Riky一样,Cinderella(孔鹿囡)在这个小圈子中算是非常年轻的一员。当然,与这么多事业有成的人混到一起,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也还算是有两把“刷子”的。
  罗彤认识Cindy的时候,她还真的是在舞弄“刷子”。那是2004年罗彤的文化中心举办的春节晚会,Cindy作为留学生在那个餐馆里打下手,端盘子刷碗,但是她勤恳的工作态度让罗彤对她另眼相看,得知她在国内也是学艺术的,两人一见如故。
  老实说,虽然Cindy现在已经是一家旅行社的运营,但是以她的资历与收入、消费能力都很难跟这些事业如日中天的人平起平坐,但是她却能每次都被邀请到游艇上参加活动,她在选择与融合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Cindy在希腊狠下功夫学习他们的语言与文化,而且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克服心理压力,努力融入,并最终获得别人的尊重。Cindy长得很喜庆,但是说话却老成,“有想要的生活,我就为之努力。要进了圈子,才能知道里头的生活是怎样的。一旦融入,起点、眼光才会不一样。”
Cindy和Riky现在一直低调地学习着,努力试图融入当地的主流文化。她们的压力和感情一般只有在晚上靠岸的游艇上才真正释放。
  那是一个很奇妙的空间,眼前是岛上的五光十色,但耳边只有海浪,最适合“闲想”。远处的奢华,头上的星光,一切都很容易触动心灵。Cindy和Riky最喜欢做的,就是在这样的夜晚,拿一杯酒在甲板上仰望星空。每当天空飞过一架飞机,她们喜欢说“这是去中国的”,不知道飞机往哪个方向飞,但她们希望那是回家的飞机,只有在这个时候,三个表面坚强的女人才会流露出细腻又缠绵的乡愁。
  相对于Cindy
和Riky细腻的思绪飞扬,Helen就比较奔放。Helen跟罗彤在一起最喜欢的就是跟大家坐游艇到小岛上,然后在岛上闲逛,买各种小东西。在那样的夏天,两个女人穿着比基尼坦然地走在阳光下,尽情享受热浪气息。在船上,在岛上,她们都不需要顾忌什么美白与修护,反而把身体晒得红红的,穿着热裤和宽松的T恤,丝毫不在乎身上因为衣物阻挡而被晒得颜色不匀的皮肤,对她们来说,随心随意地活出自己,才是真正的自由。
  罗彤说,其实她现在还有很多朋友每年夏天都抽时间去希腊聚会出海,不过从中国来的不算多。就罗彤他们而言,每年的希腊游艇聚会成为了一年之中的期盼,罗彤甚至开玩笑说“最浪漫的事”就是要认真工作,到条件允许的时候,“退个休,就一条船,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