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到访!

钓鱼艇,铝合金艇-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

源自澳洲的钓鱼艇
专注生产铝合金艇的厂家

咨询热线13405357222

新闻资讯 / NEWS

行业动态

我的钓鱼故事(原创)

发布时间:2016-08-08点击:1885

 我的钓鱼故事(原创)


国际惯例,小歌先听着,慢慢欣赏: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邝美云 -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童年拾趣

       小时候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是1988年左右,我的老家就在徒骇河南边,有几百米的样子,穷人的孩子没人管,我就偷偷的往河里跑,那时候鱼特别多,岸边全是榨草,有四五米宽,厚厚的,傍晚放了学回来,我就直奔河里。拿着自制的网兜,拴在两三米的杨树杆上,看榨草里的动静。鱼真是多的不得了,好多鱼都在吃榨草,全河里传出咔嚓咔嚓鱼吃草的声音,我就猫着腰小心翼翼的端着抄网看哪块榨草动的厉害,然后瞅准时机一抄网扣下去,时不时的就连草带鱼给扣出来。半斤大的鲫鱼在夕阳下沉颠颠的乱蹦,心中那种高兴劲就甭提了。到了周末,就是我们小伙伴们集体出动的时候了,四五个小伙伴,光屁股下去,把一整片榨草圈起来,大家喊个:1、2、3!然后一起使出吃奶的劲把一团榨草给推上岸边,然后就各自分工,拿个小桶来挑件里面的小鱼、小泥鳅、小草虾、还有大黄鳝。记得有一次,我们大家正捡的兴起,其中一个叫小利的小伙伴大声叫起我的名字:“亮哥,快来帮我抓啊,一条黄鳝!!快!快点”,那时候数他小,我们顺眼望去,他正在泥里扣一条黄鳝,他抓了好几次,黄鳝都被他摁的成泥猴了,我们就起哄说他逮不到,他就越来劲,四肢并用,整个人都趴下了,终于用手逮到了那条黄鳝,当时他双手紧紧抓住黄鳝的中间部位,黄鳝还是一个劲的摇头摆尾。就这样他提着收获过来我们这边往小桶里放,快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细节,这条“黄鳝”虽然被折腾成了泥猴,但是它居然一直在吐舌头,细细的那种。不对,那是蛇吐信子。然后不知谁在我身后喊了一声,那是蛇!好吗,一帮光腚猴开始在河边疯窜疯叫。。。河滩上留下了一个个快乐的脚印。那时候的生活的贫穷的,钓鱼会被人瞧不起,说是不务正业,所以钓鱼的很少。但是,那时候河里河蚌多,我们叫蛤拉,偶尔外面有来收蛤拉的,碗口大的五毛一个,看到有的大人一踩就是半袋子,卖十来块钱呢,我们小伙伴们也去踩。光屁股下水,用脚在水底摸索,首先会触到蛤拉的后翼,尖尖的,如果趟快了会划破脚,摸索到位置以后就伸手下去,顺着测翼伸下手去,整个像掰萝卜一样把蛤拉从泥窝里掰出来。小的自己留着吃,大的就卖给收蛤拉的。那肉真是筋道,我们一般回去炒了吃,总是嚼不烂,最喜欢吃的就是连在壳上的那根肉柱,想起来还是禁不住流口水。后来岸边的大蛤拉就越来越少了,尽管总是被家里人骂回家,整天的水里摸爬滚打,八九岁我们就学会了游泳,然后就游到深水里扎猛子用手去水底摸鱼和蛤拉。那时候河里经常夜里有炸鱼的,就是用瓶子里自制的爆炸装置,因为离得河近,我晚上睡觉总能听的见,明天天不亮我就拿个棍子出发了,河边这时候会剩下好多没捡的被炸懵了的鱼,河边走一段,就能治它好几斤晕头转向的漏网之鱼,然后放下鱼儿,一路小歌奔向学堂,留下一蹦一跳的美滋滋的身影。


                                            初学钓鱼

      一开始站着钓,后来换成了马扎;鱼竿是二十块钱一根的玻璃钢,一开始是借鱼竿钓,随后是一根45块钱的碳素杆,更的是一根一百二的老光威;一开始是挂蚯蚓,别人调好漂子,自己再钓,以后学习着用蓝鲫拉饵,不过那时候大部分还是小米加蚯蚓;装蚯蚓的盒子是偷拿的办公室里领导用完了的茶叶盒,蚯蚓是自己从垃圾堆里用手精心挑出来的,放上土,再在盒子上扎两个眼透气;鱼护和炮台都是最更便宜的,能自己制作的小配件都自己制作;作案工具就是一辆电动车,每周末出钓前晚总是睡不着,即时下雨了也不想回家,回家了也是扒论坛学习钓鱼知识,一个调四钓二让我琢磨了一冬天;那时候厂里有一帮一起野钓的小伙伴,大家拿着干粮一起去野外垂钓,吃的好孬根本不在乎,可是那时候沟里有鱼,每每去了都能弄点鲫鱼、嘎牙、小鲤鱼啥的,真是乐不思蜀。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拼装备,什么小钩细线,偶尔看到一个骑钓箱的就会投去崇拜的目光。但是,那时候确实的的确确的快乐着,快乐的像一个疯子。


                                                  打滑

       记得那时是刚刚地里刚扒了地瓜,我和老泰山还有小军一起去码头水库东南角那沟里野钓,三人一字排开,也就是每人距离有个五六米的样子,不过中间有野草和小树,不是站起来是看不到对方的,虽然那时候不大会钓鱼,但是也刚学会了挂蚯蚓调水平钓一目,我暗自加油,当然希望最后是钓货最多的那个人,因为每次我都钓的比他们少。我自己在最北面,一颗小烟一抽,马扎一坐,我从来不用剪刀,小蚯蚓用手掐成两段,这么一挂,炮台上一搭,就等着鲫鱼顶漂了。上鱼的时候,烟都顾不上抽,不上的时候狠狠的多抽几口,最心动的时候就是漂尾轻轻一颤,然后漂尾由一目徐徐上升到两三目,有的时候不留神都能把漂子顶的横在水面上,打杆提鱼,心里那个滋啊,那个成就感油然而生,就差唱歌赞美这世界有多美妙了。钓了半天,快要收尾的时候,浮漂忽然上下乱窜了起来,这个情况我还没遇到过,一慌神,我右手提杆的同时激动的从马扎上站了起来,一提杆,沉颠颠的,有戏!这时左脚自然的从马扎上跨了过来,本想双夹脚并拢溜鱼,结果,左脚还没落地,右脚下面打滑了,“咕咚”一声,两腿出溜到了水里,俺哪天来。。,杆子也不要了,双手抓住岸边的草,双臂一用力,麻利利的就连滚带爬的爬到了沟上面,天气有点小冷,都穿长袖了,太阳好歹还没落山,我抓紧在地瓜地里抓了几把沙土撒在裤腿上,然后回到原位继续作战,鱼还没跑,是尾撅嘴,心里刚才一顿扑腾,抽根烟,定定神,哆哆嗦嗦(冻的)坚持到了傍晚,临走的时候老太山他们才发现我裤腿湿了,问我咋回事,我笑笑说,不小心打了个滑。心里还想:那么惊天动地的扑腾声他们居然没听到,可见那时的我们有多么专注和执着啊。

                                                   湿身

         2012年左右,那时候光野钓了,刚接触黑坑不久,有事没事就去黑坑一趟,不像现在这么频繁。记得那时候都快冬天了,正好邹平的伙计老阮来找我玩,我就叫上小曹、风神我们一起去了堂子村头的乡村知味居,具体吃的啥忘记了,就记得我和老阮两人整了一瓶北京二锅头,吃饱了风神开着车就把老阮送到邹平了。都是钓鱼迷啊,把老阮送到邹平,我们三人就直接杀到了西左。那天下午下了一点凡普拉子和毛毛雨,到了西左湾上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湾上空无一人,老板都上床休息了,我们就在西南角安营扎寨了。我在最南边,小曹中间,风神居北。他们两个没有喝酒,三下五除二就拾掇好了家伙事开钓了,我喝了点酒,东找西找的比他们晚了十来分钟,也算是准备充足了,当时用的那杆子是刚从网上买的叫法莱天细4.5,是鲫杆,比较软。那是我就调平水钓一目,我挂上皮筋颗粒,杆下去票子就没有停顿一直往下走,当时还在想,是不是没找好底,颗粒沉,把漂子拖下去了,所以就随意的一提杆,爱要喝,中鱼了,真是秒中啊!从力道来看,应该是条鲤鱼,鱼一个劲的往里扎,我一边溜鱼一边喊老曹过来帮忙抄鱼,结果老曹拿着抄网呼呼地过来了,我这里鱼儿一发力冲到了老曹的漂下面,两个鱼竿搅了线连。。。,一拽两拽,鱼也跑路了,白白高兴和忙活了一场。后来呢就基本门口了,你说怪吧,没口还不是最坏的,关键天也越来越冷了,索性我穿上了羽绒服、羽绒裤,换了个位置,接近十二点了,我踩在石板上直跺脚,冷啊。“这个地方不上,只好再换个地方试试,再不上也就死心了”。就这样,右手握着杆子和线,左手拿着饵料盆,左脚点地上的石板,右脚往上跨(那时候水浅,石板和岸上有大半米的距离),然后是右脚着地,左脚腾空往上迈蛮不是,巧的是左脚也抬起来了,右脚也打滑了,当时感觉不妙,双脚一个后跺,落到了石板上,更巧的是石板也让俺踩活动了,眼睁睁的滑入了水里。入水的瞬间,我没有感觉到冷,还把鱼竿当撑杆往水里戳,结果鱼竿终究不是撑杆,新杆报废。水可不浅,瞬间没到了我胸脯这里,这时的酒劲咯噔一下没了,我那小动作刷刷地,抠着岸边的石板就爬上来了,都没给他们跑过来拉我一把的机会。上来任务,先把羽绒服脱下来,里面除了裤腿和鞋子居然都没湿,抓紧收拾家伙上车走人啊。快上车的时候果断发现一个问题,我的手机好像还在水里洗澡,下去抄了抄,啥也抄不到,无语了,好像是诺基亚3020还是啥来,好几年过去了,我感觉那块手机应该仍然在那里等着我去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