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到访!

钓鱼艇,铝合金艇-烟台宝的快艇有限公司

源自澳洲的钓鱼艇
专注生产铝合金艇的厂家

全国咨询热线13405357222

新闻资讯 / NEWS

行业动态

开着钓鱼艇去钓鱼(原创)

发布时间:2016-08-08点击:1888

开着钓鱼艇去钓鱼(原创)原创 2016-05-11摘自 山林居士 水滴字典


弟与人结伴去几十里外的临江乡下钓鱼,至傍晚才回。尚有收获,3斤左右鲫鱼,小约寸把长,大有俩量左右,却是实打实的野生鲫鱼。妈知道我这阵子一直病着,就让我弟送来给我煮汤喝补身子。

倒在盆里那鱼儿尚能跳跃,看着那跳跃的鱼儿心里就泛起了些些童趣,随着童趣的泛起也就翻腾出一点回忆。

我家老房东边二十米开外有条河,东西走向,长约150米,河水四季清洌。那河的形状酷似泥水匠盖房砌墙用的泥刀。刀口上是港区的一家饭店,一年四季每天南来北往的数百上千旅客吃饭都在这家饭店吃饭,饭店里的米、菜都在这条河里淘洗,所以那条河大家都叫它“饭店里的河”。河的两岸除了饭店从西到东都是人家,河边种着柳杨、楝槐、桃杏。树荫下是一条条小水桥,那是每家每户淘米汰菜刷碗洗衣所用。清洌洌的河水也是天然泳池,儿时的所有伙伴们都是先在这河水里学会游水再去长江里搏浪。所以,每当夏曰的傍晚,伙伴们在这河水中扑腾打闹,激起无所的浪花。水中的魚儿也就跟着激动兴亩,纷纷跃出水面,穿梭于伙伴们的头顶之上,于是伙伴们把那学游水把手用的脚盆看准时机推向那鱼儿的落水处,每当鱼儿碰巧落入脚盆内,几个人就争抢,这争抢的结果当然以鱼儿逃之夭夭而告终,于是又一阵戏笑一阵欢闹,这戏笑欢闹随着水波阵阵的荡漾开起伴着树梢的蝉鸣给这夏日的傍晚增添了许多的祥和。

河的东头是搬运社的饭堂,竹篱围着无可进入。河的西头是垃圾堆,周围人家,饭店旅馆所有的垃圾都往处倾倒,从没人处理。但那个时候是崇尚节约的年代,不但碎砖块碎玻璃都能卖钱,即是那甘蔗皮、马绊草都会捡回家晒干生火做饭,再加上鸡鸭的扒食,在我童年、青少年的记忆中那垃圾堆从没长大过。反而在那垃圾堆下繁殖了无数的红蚯蚓,是钓鱼人的至宝,且挖之不尽。

每年的年末队里社员和饭店职工联合张网捕鱼,所捕之鱼按户分发,家家有份。每隔三、二年队里会组织社员把河水全部抽干,挖那河底淤泥,一则清理河溏,二则淤泥用以肥田,二全其美。而这条河奇就奇在这里,无论你怎么抽干它、挖掘它,但只要水涨起,那河里依然是无数的鱼,这河也就成了河岸人家的鱼仓。男孩子们也就都是早早的学会了钓鱼,精于此道。其中我弟弟是佼佼者,小小的他曾有过这样个“壮举”,那天临近中午,他一个人在靠近垃圾堆的河角上钓鱼,竟然钓到了一条青鱼,因为人小力弱一时拖不上岸,急得他哭叫起来,但终究是“人定胜鱼”,那鱼在拉拽中还是被他拖上了岸、提回了家,养在脚盆里,鱼头鱼尾紧挨脚盆沿,若大一条鱼看着都喜欣。从那起我对我弟的钓鱼技术就有点敬佩了。

但要论钓鱼运气我却比他好,每次我都能满载而归,从不空手,有时太多自家吃不完还会送人。所以那个年代我家吃的鱼虾蟹都是兄弟俩钓来摸来,基本上无需再去集市上买了。现在每每想起愰忽隔世,犹如梦中。

八十年代起那河和所有的河流一样水质逐渐变差,鱼儿逐渐变少。后来,干脆鱼儿都没有了,只剩那耐臭水的龙虾。再后来连那龙虾都无法存活了,发臭的黑水苦了沿河的人家。而今己变成浅浅的排水沟了,沿河人家差不多和我一样都搬走,只剩少数老人难舍故土。

岁月沧桑,童年不再。白发满头,枉蹉年月。有时赋闲在家很想去钓鱼给自己的生活添一点乐趣,然一则,周围实在没有可野钓的河流,二则,自己越老越不成器,每看到那缠住一团发着腥臭味的蚯蚓就心生畏怕,终究再无勇气抓它,钓鱼之念也就此而终。

妻在灯下边洗着魚边和我商量着:小的明天烧黑木耳葱花汤,大的烧糟鱼。从她那欣喜的眼中她仿佛已闻到了那鲫鱼黑木耳汤的鲜香,糟烧鲫鱼的醇香。

我很想把她那份欣喜也感传给自己,可心里终究还是沉甸甸空荡荡,一抹惆怅:我在想着那条河一一饭店里的河,那条消失了的饭店里的河,还有那一去不再的童里。